标签归档:能看油管的浏览器

能看油管的浏览器安卓客户端

能看油管的浏览器安卓客户端 速度超快,秒开油管,脸书、Ins,还能看奈飞/Netflix、Hulu、HBO、动画疯、TVB、Apple TV… 地区很丰富,香港、台湾、美国原生、日本原生全都有。
免费下载地址:点击获取

欢迎来到三月虚构类好书榜。这期书单让人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重量,因为这些文字里的诚恳,也因为这些故事的“庄重”——但无论是语言还是文字,本期书单里的书,都是对当下“轻阅读”的反抗——它的主题是“撑过去”。1970年,诗人保罗·策兰在巴黎的塞纳河投河自尽;菲利普·罗斯写下了讽刺美国保守派政客的《我们这一帮》;那年,未来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奥尔加·托卡尔丘克生活在冷战尚未退场的波兰,她当时八岁;也是那年,将要写出《活着》的余华十岁,生活在浙江;乔伊斯·卡罗尔·欧茨随着丈夫来到加拿大,在温莎大学执教,写下了《奇镜》。他们奇妙地在本期书单里相聚,或者说,在诡谲、繁复的文字里相聚。这些作家们都是绝好的观察者,经历过现实的坎坷后,怀抱着“撑过去”的希望去写下绝望的故事。他们用沉甸甸的文字织起一张巨大的网,罩住他们眼中的世界,也罩住读者的眼睛——但在最后,绝望的篇章里仍然留存希望与期待。入选本期书单的何袜皮新书的副标题是“爱与恨是相互的解药”,或许正靠着本能的、盲目的爱与恨,我们才能够在一次次重击后,撑过去。《文城》余华 著新经典 |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21-3 余华的这部长篇,可能是今年最受期待,也最重要的长篇之一。在《兄弟》和《第七天》引起了巨大争议之后,人们怀疑写过《活着》和《许三观卖血记》的余华是否能够“回来”。对苦难的描摹,对绝望人生的诘问,对反复无常却又无可奈何的命运的感同身受,是余华作品的魅力,可以说他从来都是真诚的作家,只是新千年之后的几部作品,他观察的角度以及写作的偏重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当先锋退场,记录时代的渴望与野心让他的故事与大众脱节,并且遭受诸多质疑时,他选择回到清末民初,记录一段“南方往事”。《文城》分为两部分,上部《文城》,下部《文城·补》。上部的叙事焦点是居住在黄河以北的林祥福,他的命运被突然到来又突然离去的小美改变。下部则主要是讲小美的一生。主人公林祥福要寻找的“文城”,或许并不存在。余华用他擅长的温柔笔触写下残忍的篇章,因为林祥福和小美都是普通人,人物在大时代的角落里,看似与时代无关,但是沉浮却都是被命运与时代所摆弄。《文城》里是我们熟悉的余华笔触,比如两位主角的死亡都极富“诗意”,并且都极为赤诚。熟悉的余华似乎又回来了,但这个遥远的故事是否能唤起老读者们内心的共鸣,似乎和故事的“文城”一样,带着问号。《糜骨之壤》[波兰] 奥尔加·托卡尔丘克 著,何娟、孙伟峰  译浙江文艺出版社,2021-1诺奖得主奥尔加·托卡尔丘克是一位卓越的观察者。在《云游》《太古和其他的时间》里,托卡尔丘克用词句变成了通往另外平行宇宙的桥梁,看似发散的行文背后,是她对现实热忱的观察。在诺贝尔文学奖的受奖演讲中,托卡尔丘克告诉人们,她是这样理解世界的:“世界是一张大布,我们每天将讯息、谈话、电影、书籍、奇闻、轶事放在一架架纺布机上,编织到这张布里。现如今,这些纺布机的工作范围十分广阔——互联网的普及让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到这个过程中去,无论工作态度是否认真,对这份工作是爱还是恨,为善还是恶,为生还是死。……就此意义而言,世界是由语言组成的。”在这本《糜骨之壤》里,托卡尔丘克用精妙的语言编织了一个悬疑故事。不管是喜爱悬疑故事,还是偏爱她浪漫的语言的读者,都可以在这个故事中有所收获。故事从死亡开始,亚尼娜幽居在深山之中。她神神叨叨,热爱占星术,性格可以用“乖戾”来形容。她是一个局外人,更具体地说,她厌恶人类,却热爱世界。她喜欢动物胜过人类,热爱秩序和理性,但在凶杀案发生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女主角这样形容她所在的世界:“这里的天笼罩得又沉又低,就像一块脏屏幕,云朵在上面上演激战。这就是我们的房子存在的原因,保护我们免受这片天空的侵害。”阴暗、诡谲、充满恨也充满爱,或许这就是这个故事的独特魅力。

《燃烧的原野》

[墨西哥] 胡安·鲁尔福 著, 张伟劼 译

译林出版社,2021-1

“对于胡安·鲁尔福作品的深入了解,终于使我找到了为继续写我的书而需要寻找的道路……他的作品不过三百页,但是它几乎和我们所知道的索福克勒斯的作品一样浩瀚,我相信也会一样经久不衰。”

这段文字来自加西亚·马尔克斯。1961年7月2日,陷入写作“死胡同”的马尔克斯第一次读到了胡安·鲁尔福的中篇小说集《佩德罗·巴拉莫》,并由此找到了钻出死胡同的裂缝。余华称,“这可能是文学里最为动人的相遇”。余华本人也深受鲁尔福影响,他的成名作《十八岁出门远行》就直接脱胎于鲁尔福的《北渡口》。

余华曾在文章中表示,《佩德罗·巴拉莫》这部只有一百多页的作品,“似乎在每一个小节之后可以将叙述继续下去,使它成为一部一千页的书,成为一部无尽的书”。

但鲁尔福是克制的,他不议论,只叙述,而且绝不浪费笔墨。他的一生中,也只完成了《燃烧的原野》《佩德罗·巴拉莫》《金鸡》这三部作品。2021年,在鲁尔福逝世35周年之际,“鲁尔福三部曲”中文版面世,可以说是对他的最好纪念。

《猎头游戏》

[挪威]尤·奈斯博 著 , 陈荣彬 译

新星出版社,2021-1

在投入大量心力和时间创作系列作品时,作为调剂,有些作家会穿插创作其他题材或体裁的作品。

比如,劳伦斯·布洛克在写“马修·斯卡德系列”时穿插写“雅贼罗登巴尔系列”,尤·奈斯博则在写“哈利·霍勒警探系列”时抽空写了这部《猎头游戏》。

新的人物,新的故事,不变的故事背景——挪威首都奥斯陆,给阅读带来了新鲜感。

所谓“猎头游戏”,一语双关:既点明主人公罗格·布朗的身份背景——他是一个擅长在面试时使用FBI九步审讯程序的顶尖猎头顾问,让面试者的优缺点无所遁形;也暗指罗格·布朗和客户克拉斯·格雷韦之间的猫鼠捕猎游戏——至于谁是猫,谁是鼠,涉及剧透,就不展开了。

总之,这个捕猎游戏中,局中有局,反转再反转,还有黑色幽默意味(全书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情节是罗格·布朗从厕所中逃脱),正如丹麦媒体的评论所说,“宛如昆汀·塔伦蒂诺遇上科恩兄弟”。

《灰烬的光辉 : 保罗·策兰诗选》

[德]保罗·策兰  著,王家新 译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21-1

保罗·策兰的诗歌总是带着不可挣脱的死亡意象。在集中营侥幸逃生的策兰所写下的诗句,带着绝对的残忍。也正因为他的个人经历,所以那句“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残忍的”在他身上是无法使用的。在《死亡赋格》中,策兰这样写道:    死神是来自德国的大师。他的眼睛是蓝的。    他用铅弹打中你,他打得很准。    一个男子住在屋里。你的金发的玛加蕾特。    他嗾使狗咬我们,他送我们一座空中的坟墓。    他玩蛇,想得出神。死神是来自德国的大师。他的父亲在集中营中因伤寒身亡,母亲被纳粹枪杀。也因此,他所说的蓝色眼睛的死神,就是来自德国的纳粹。对于策兰而言,诗歌是一封“瓶中信”,“它可能会什么时候冲到什么地方,也许那正是心灵的陆地”。1970年,策兰投塞纳河自尽。他将自己的一生变成了一封瓶中信,书写苦难,直视苦难,困于苦难,最后终于挣脱。

《热带》

[日] 森见登美彦 著, 高一君  译

山东画报出版社,2020-12

批评家诺曼·霍兰德认为,阅读是一种从主观到主观的作用过程,是接受他人所表达的意义的过程。

一部文学作品被读者接受,就意味着读者作为主体占有作品,并按照自己的需要对文本进行解读和改造,释放作品的潜能,让其为自身服务。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文学作品是由作者和读者共同完成的。

这正是《热带》这部“书中之书”希望表达的主旨。故事的开头,小说家森见登美彦遇到创作瓶颈(你可以理解为森见登美彦本人,写《热带》时他一度写不下去了;当然,这个人物指代所有创作者),想起了大学时代读到的《热带》。

在沉默读书会上,森见遇到了白石小姐,她说起了这本书的作者佐山尚一,以及由读它却没读完的人组成的“学团”。“学团”成员池内先生前往京都,寻找这本书的故事。随着故事的进展,叙述视角不断变化,读者与作者的身份发生转换,到了终章,变成了读者佐山尚一到沉默读书会听白石小姐说起关于森见登美彦写的《热带》。

有点绕、看不懂,是不是?没关系,沉浸到小说世界就好,你也是完成这个故事的人之一。

还没有完结的故事,就是所谓人生。“当然,没有小说日子也能过下去,可是这世上有无数有趣的小说,光是这一点就让人觉得太棒、太美好了。”

《中年》

[美]乔伊斯·卡罗尔·欧茨  著,李尧  译

人民文学出版社,2020-12

“她很快注意到,盐山村的人都特别显年轻。……能在盐山村住得起的年轻夫妇,都是有钱人的儿女。而这些真正的年轻人身上却带着蓬勃向上的美国中年人的光环。盐山村的青年甚至儿童都背负着父母太高的期望,像负重的骆驼,步履蹒跚,精神状态和中年人无异。”

欧茨这本小说出版于美国9·11事件后不久,至今已经快20年。如果说当年这本书是中年人群像的生动描摹,那么对今日的读者而言,它已经成了当下社会的一种镜像。

“中年危机”“焦虑”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话题,但欧茨的故事却极为独特。它是一幅全景图,这幅全景图的中心,是在开场就因见义勇为而死去的独身、独眼男人亚当·贝伦德,由他牵引出“盐山村”的众生相。

对于这本书,欧茨无疑是有极大的野心的,故事直击美国社会需要面对的核心问题,包括青少年心理健康、独身主义、性取向以及各类歧视等。

欧茨把她对美国社会的观察浓缩在这部长篇中,当中既有失望,也有希望。

就像文章的最后一句:“可我回到了你的身边,欧文。永远不会再离开。”

《我们这一帮》

[美] 菲利普·罗斯  著,陆大鹏   译

上海译文出版社 ,2021-1

“我打算提出一项宪法修正案的提案,赋予未出世者选举权,让他们能赶上一九七二年的大选。” 这是菲利普·罗斯这本《我们这一帮》里的主角——“滑头总统”的豪言壮语之一。 这本以对话体为主的讽刺小说并不是我们熟悉的菲利普·罗斯风格,它更像是那部讽刺英剧《是,首相》,每一句对话都像是一把刀子。这把刀还是双刃的,一方面刺痛的是将人民当成玩物的当权者,另一方面割开的是那些俨然成为“玩物”的民众的伤口。 罗斯这部五十年前出版的作品,在今日发出巨大的回声,或许是他早已预料到的。作为美国社会细致的观察者和忠诚的描写者,他从来没有回避过美国社会出现的问题。 可以说他的文字,是一把精细尺子上的刻度,测量着他理想中的美国与现实中的美国的距离。

《我本不该成为母亲》

[加拿大] 阿什莉·奥德兰 著,李雅欣  译

中信出版社,2021-1

作者阿什莉·奥德兰曾经是企鹅兰登出版社加拿大地区的公关总监。着手写作此书时,她刚成为母亲,这也是她的处女作。

这是一本非常类型化的小说,小说最大的悬念,就是女主角布莱斯的女儿维奥莱特是否杀害了自己的弟弟。但悬念只是故事的很小一部分,奥德兰用大量的篇幅讲述布莱斯与自己母亲和女儿之间的“角力”。

这种“角力”把作者关于女性生活中面对的种种困境放大至诡异的角度,但也非常准确地捕捉到女性的境况。

北美出现了许多优秀的女性作家,比如写作《使女的故事》的玛格丽特·阿特伍德,以及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爱丽丝·门罗等。

奥德兰的作品与两位前辈作家的作品有许多相似之处,比如文字精简、一针见血,比如将日常生活细节变成了最有力的叙述,比如她们的故事都是“锋利”的女性叙事。

从情节的构思到语言的技巧,这本书带来的,是一种阴暗却愉悦的阅读体验。

《没药花园:爱与恨是相互的解药》

何袜皮 著

广东花城出版社 , 2021-1

从夏洛克·福尔摩斯到名侦探柯南,从《嫌疑人X的献身》到《隐秘的角落》,从《包青天》到《唐人街探案》……这些经典IP的成功,都离不开支撑故事的罪案。

罪案发生,读者和观众一起进入当局者的迷雾,等待最后真相揭晓的那一刻。迷恋这样的过程,是我们的本能。

近年来,除了书籍、漫画,还出现了一些新兴的作者,他们从

能看油管的浏览器ios客户端

能看油管的浏览器ios客户端 Access your favorite content with fast speed
* Connect to streaming proxy servers, watch movies, streaming videos, live sports, any other TV show cross-regionally without buffering.

免费下载地址:点击获取

人生总会有许多坎

迈过去,就是成长

作者 / 居潇潇

编辑 / 阿宝

十点视频原创

最近的荧幕上,有个女明星的热度有点高。

无论是在《王牌对王牌》大打怀旧风,二十年后的《上错花轿嫁对郎》剧组重聚;

还是在《怦然再心动》放下明星架子,和素人相亲;

又或是在《吐槽大会》化身犀利姐,吐槽前夫,也剖析自己。

这个努力复出的女人,就是黄奕。

但奇怪的是,明明还在乘风破浪的年龄,你看着她那张保养尚佳的脸,总是会感受到一种淡淡的自怨自怜。

众所周知的“恋爱脑”黄奕,真的能如愿强势归来吗?

历数娱乐圈“一手好牌打得稀烂”的明星,黄奕肯定榜上有名。

看过黄奕当年照片的人,无一不被她纯天然的美貌所惊艳。

在那个“微调”尚未流行,滤镜近乎不存在的年代,她的容貌直接让她的娱乐圈之路坐上了直通车。

刚入圈的时候,黄奕光靠接广告就已经在上海小有名气。

更难得的是,这样美的她,在演技上还很有灵气。

对很多80后、90后来说,她在《上错花轿嫁对郎》里面饰演的武艺高强、娇憨天真的李玉湖,是童年最美好的回忆之一。

而在《长恨歌》、《女驸马》里,黄奕又展现了全然不同的一面。

在万众期待的《还珠格格3》里,她更是稳稳地接过了赵薇的担子,塑造出了属于自己的“小燕子”。

这样一个女明星,代表作有之,演技有之,换作今天,分分钟就能变成当红小花,事业如日中天。

而那时的黄奕,却一头栽进了婚姻之中,从此不可自拔,悔不当初。

众所周知,黄奕共有两段婚姻。

第一段婚姻,她和那个叫姜凯的男人相识43天就匆匆闪婚。

仅仅一个月后,两人又闪离。

一时间,外人对她恶评如潮。

没人知道,她的闪婚只是被相恋多年的男友抛弃后的“赌气”,人们只是按照自己心意,把爱慕虚荣的标签贴在了黄奕身上。

2013年,黄奕迎来了第二段婚姻,这一次,她是“奉子成婚”。

其实,她罹患多年脑垂体瘤,一直在用药物控制,本就怀孕不易。

所以意外有了宝宝后,渴望家庭的黄奕毫不犹豫地选择结婚。

她万万没想到,这个叫黄毅清的男人,开启了她真正的噩梦。

婚后不久,黄毅清就开始在微博上大肆散播黄奕的“黑料”。

黄奕放出家暴照片,他就说对方是打玻尿酸之后用手按出的痕迹;

黄奕指责他婚后不忠,他就曝出对方的私密照以示威胁;

黄奕争取女儿的抚养权,他就满世界地指责对方不着家、不配当妈妈。

真真假假的流言,旁观者无从判断真假,却是扎扎实实地毁掉了黄奕作为女明星的名誉。

最低谷的时候,黄奕一边面对着纷纷找上门来索赔的合作商,一边在演艺圈寸步难行,几乎毫无收入。

但她依然没有第一时间选择离婚,因为自幼没能感受父母温暖的她,太渴望家庭,也太希望自己女儿不用步自己后尘。

直到父亲的一句话惊醒了她:你是想放弃这几年,还是放弃一辈子?

她痛下决心,起诉离婚。

对黄奕来说,和黄毅清的婚姻只维持了不到两年,但带来的风波却绵延了整整七年。

这个对婚姻和感情看得太重的女人,注定逃不开泥足深陷的命运。

不能及时止损,成了黄奕感情上最大的败笔。

要说到“看男人眼光不行”,这两年大众更熟悉的,其实是张雨绮。

粗看之下,她和黄奕的经历似乎差不多,同样的离两次婚,同样的闪电般迈入婚姻,同样的和第二任丈夫闹得沸沸扬扬。

但张雨绮就是有一种魔力,把最不利于自己的人生剧本,重新演成女王。

当年,前男友汪小菲和大S闪婚,有好事记者现场采访张雨绮“对此有什么想说的”。

只记得当时艳光四射的张姐,眉头微微一皱,仿听不到一般地回了一个字“哈!”

记者再问,她再次如此回应;往返三次,她直接推掉话筒走人。

“恋爱脑”如张雨绮,一个猛子扎进爱河里的速度够快,抽身后片叶不沾身的姿态也够好看。

随后,她再次带着感情动态回归娱乐圈,就是秀一秀王全安送她的鸽子蛋钻戒了。

当时,不少人疑惑,她的这段婚姻是不是也带了点“赌气”意味。

但坊间一个传闻也许能解答她在第一段婚姻里的模样。

据说,张雨绮和王全安当时去拍时尚杂志封面。

原本杂志方面给他们预设的是“小迷妹和大导演”的模式,需要张雨绮一脸崇拜地看向丈夫。谁知张雨绮一口拒绝。

而最后的照片呈现出来,王全安倒是成了那个拜倒在女神裙下的“大叔”。

也许正是因为一贯的飒爽独立姿态,当王全安因为嫖娼被抓时,张雨绮无论是当时得体的回应,还是事后离婚的决定,都赢得了大众最大程度的祝福。

至于和袁巴元的第二段婚姻,张雨绮虽然跌得狠,但也爬得快。

2016年,张雨绮在微博上宣布,与仅仅相识七十天的富商袁巴元结婚。

仅仅两年后,她通过经纪人杨天真对外宣布已经离婚。

原本事情到此为止,张雨绮也靠着敢爱敢恨的模样赢得了无数好感。

结果媒体又拍到她和前夫一起过夜,她跳出来继续发微博:一个单身女人可以接受全世界单身男人的追求,包括前夫。

正当大众又一次被她的勇气折服时,幺蛾子出现了。

袁巴元开始大爆两人私密聊天记录,甚至放话要“毁了张雨绮”。

在那之后,张雨绮的确是蛰伏了一段时间,商务资源也一落千丈。

但这个向来勇敢的山东虎妞,一向秉持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的精神。

她大大咧咧到吐槽大会自嘲,说“我看男人的眼光的确不行”,又笑称“老娘又美又有钱过得很好”。

她登上《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一季,用不作妖的性格和傲人的美貌圈粉无数。

不知不觉间,张雨绮重回事业巅峰,甚至比以前更盛。

但她几乎从来不提自己过去婚姻中的“惨”,遇人不淑的“不幸”,她在意的,是自己在众人眼中够不够美。

所以,时至今日,在和黄奕一起参加《吐槽大会》时,她才能在对方说“我和雨琦妹妹看男人都不准”之后,笑着怼回去:

“赶紧把这个头衔拿走。”

同样是遭遇渣男,张雨绮的疗伤堪称光速,她根本不愿意把目光和精力放在过往的泥潭里。

相比之下,黄奕那句几乎不变的“我是个苦命女人”,就有些让人唏嘘了。

当我们把黄奕和张雨绮放在一起比较时,不难发现,这两个美貌出众的女明星,都有点传说中的“招渣体质”。

她们往往爱得义无反顾,轰轰烈烈,却也被伤得彻彻底底。

为什么总有女人频频遭遇渣男?这背后的本质,是匮乏。

关注黄奕张雨绮的人都知道,她俩都是童年很匮乏的孩子。

一个在祖辈身边长大,是半个“留守儿童”,另一个父母早年离婚,和母亲相依为命。

成长过程中父母之爱的缺失,注定让她们在长大后,下意识地在情感关系中索求安全感和满足。

这错吗?并不。但有时越索取,越难得。

无论是谁,当你把对一段关系的期待全然放在男人身上时,你离沦陷和受伤也就不远了。

生活中,所谓容易被渣男骗的人,往往也有这种特点。

前段时间,杭州一个顺风车司机同时和12个“白富美”交往,骗走将近4000万。

很多人看到这个司机只有初中学历时惊呆了,要知道,他诈骗的对象,几乎都是高知+企业高管+家境优越。

但这些条件并不意味着,女人就拥有对渣男的鉴别能力。

很多时候,她们并不是没有能力产生怀疑,而是活在了自己给自己编织的梦境之中。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情感婚姻世界里,同样如此。

当你太看重一段感情,太看重一个男人,你的“沉没成本”就会越来越多,相应地,你就越发不舍得放手。

这种情感所营造出的快乐,并不是真正的快乐,本质是自欺欺人。

一厢情愿的付出,最后往往是一无所有的结局。

黄奕和张雨绮之所以“同人不同命”,并不是谁运气好。

归根结底,是黄奕隐隐约约还活在两段失败的关系中,而张雨绮,早就大步追求新生。

人在感情上,不是不能犯错,而是千万别栽在同一件事上。

还记得,张雨绮曾经在吐槽大会上说过一句话,如今看来,很适合送给黄奕和所有遭遇渣男的女人:

人生总会有许多坎,迈过去,就是成长。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居潇潇,愿与你一起瞰见广阔世界。本文由十点视频原创首发。

十点视频,600万人的文艺生活平台,陪你看见更温暖的世界。

点个在看

希望你也找到那个对的人

遇见幸福最美的样子

↓ ↓ ↓

能看油管的浏览器安卓客户端

能看油管的浏览器安卓客户端 The all-access pass to global content
Get your favorite shows and apps wherever you are, and stay up to date even when you’re far from home. Say goodbye to censorship and restrictions.One click to a safer internet
免费下载地址:点击获取

当前,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首得黄河灌溉之利的宁夏回族自治区被确定为先行区,力图做出示范、创造经验、打造样板。

但就在宁夏上下齐心欲以“抓铁有痕、踏石留印”的作风推进各项工作之际,一个在中卫市盘踞多年的企业,其涉嫌“过量开采、界外盗采甚至无证开采铁矿”的行为不仅未得到遏制,反而以更加猖獗的姿态在“政策收紧期”对铁矿进行采挖,有当地群众戏称为“抓铁矿石有痕、践踏生态留印”。

记者历经两个半月的卧底调查发现,在生态环境极度脆弱的宁夏中卫市,因古代铜矿遗址而闻名的照壁山,正在慢慢消失,目前盗采行为延伸到了内蒙古自治区。

1

中卫市是黄河进入宁夏的“第一站”,因此有“天下黄河富宁夏,首富中卫”之说。中卫北部山区是黄河冲积平原向腾格里沙漠过渡地带。这里虽然矿产资源丰富,但生态环境却极度脆弱,乔木和灌木在这里很难正常自然生长,只生长沙蒿、猫头刺等植物,覆盖率不过15%的植被,即使在夏季也较难形成大面积连片绿色植被。

内蒙古阿拉善盟腾格里经济技术开发区额里斯镇的铁矿正被盗采。记者 程子龙 摄

从这里穿过的“镇照公路”可直达内蒙古阿拉善盟,在公路左侧就是因古代铜矿遗址而闻名的照壁山。正面看去,山形可辨。可山后却触目惊心:劈山而开的公路交错蜿蜒,一个又一个巨型矿坑像鬼怪的血盆大口,成堆的铁矿石块和粉绵延堆砌,烟尘弥漫、满目疮痍之下,大片的山体竟已不知所踪。山前大致完整的轮廓像一块山形板遮住了后面丢失山体的部分。有群众惊呼:“照壁山丢了。”

记者2020年11月来到这里采访,在长达两个半月的时间里,眼见照壁山日渐缩小。记者曾亲眼看到:半山腰,一台大型挖掘机扭动着屁股挖个不停,山下一辆装载机在铁矿石堆间穿梭,10多名工人徒手选矿,一辆越野车扬起灰尘停在工棚边,而一头麋鹿却向远方退却,消失于旷野。

与此同时,中卫麦垛山区域的铁矿也在被大量采挖。此地铁矿埋在低丘沙层下几米至十几米深,出产的部分矿石品位甚至高过澳大利亚进口铁矿石。为躲避执法,这里挖矿和拉矿都选择在晚上进行。夜幕降临,大型挖掘机便开始工作,大块的铁矿石被掀起来,一辆接一辆的大型货车将铁矿石运走。

由于过量采挖,沙丘上深壑纵横,在黄河流域留下一道又一道无法愈合的创口。

这里的高品位铁矿石每吨可卖400多元。而铁矿粉是高标号水泥的必需原料,市场价每吨也在50至140元之间。

在中卫市沙坡头区甚至滋生了铁矿石存储、加工和销售的地下黑市。记者曾在深夜里跟随拉矿车辆,驶进中卫市沙坡头区镇罗镇工业园区。这里至少有三个存矿点。一名为“卢四”的贩矿人储矿最多,他的储存地铁矿石块和粉渣堆成一座座小山,有的有五六万吨之多。

在麦垛山区域,记者还发现一个数十万吨的铁矿粉堆,隐藏在一个“山龙肉牛养殖专业合作社”里。合作社负责人称,他的铁矿粉不卖给外人,全部供给当地一家水泥厂。

记者甚至在几十公里外的内蒙古阿拉善盟孪井滩生态移民示范区内,找到了一个存有大量铁矿石的矿场。

2

到底什么人在挖铁矿?记者调查发现,在那里开采铁矿的主要有几名当地老板,被当地人称为“四大金刚”:李万林、王国忠、杜永忠和吴占伟,他们都有自己的开采队伍。

这些大规模采挖铁矿资源的实体或个人是否有合法合规开采证照?种种线索的焦点都指向了宁夏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宁钢集团)及其关联企业。

照壁山后面,大片山体已不知所踪。记者 程子龙 摄

宁钢集团成立于2009年6月,是宁夏最大的现代化钢铁企业,占地3300亩,由宁夏昊丰伟业钢铁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昊丰伟业)和其实际控制人曹广江共同出资组建,号称投资13亿元。

虽然曹氏企业的主体业务越来越侧重宁钢集团,但2004年成立的昊丰伟业一直存续运营,并拿下了中卫北山两个铁矿开采许可证,以此开采部分铁矿石供应宁钢集团。

当地“四大金刚”的采挖铁矿生意,均是围绕昊丰伟业的采矿证而设计的——他们直接或间接与昊丰伟业签订了采矿合同或矿坑“恢复治理”协议。

根据宁夏回族自治区自然资源厅在网上公布的情况,昊丰伟业的两个采矿证首次取得时间均为2009年10月,一共所载4个采矿区块。其中北山铁矿1-3区块证号为C6400002010022130055552,有效期至2019年12月2日;北山铁矿4区块证号为C6400002010022130055553,有效期至2021年12月2日。

天眼查显示,由昊丰伟业和曹广江共同出资成立的内蒙古阿拉善盟华隆矿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隆公司),还拥有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左旗腾格里道玉济敖包铁矿的探矿权。

测绘公司提供的对比图显示,昊丰伟业采矿许可证标明的位置并不在照壁山。

《经济参考报》记者调查获悉,早在2013年3月,昊丰伟业就与李万林签订了一份照壁山区域的《矿山探采承包合同》,标明坐标是北山一区块的位置。李万林自己讲述,他还为此交了2000多万元承包费。合同中,昊丰伟业把矿山承包给李万林开采,让其承担开采的设备、技术及劳务费用支出,同时还要求其“独立承担一切风险责任”,包括“矿区生产和运输作业中发生的一切伤亡事件。”

虽然采矿证上3个区块每年采矿量总共核定为2万吨,但为满足宁钢生产所需,昊丰伟业却要求仅一区块每年就要向其交付10万吨铁矿石,而且品位在40%以上,如果达不到,则“应向甲方承担按每吨300元计算的违约金。”知情人描述,如果不超采甚至是盗采,根本完不成合同任务。

合同中对低于40%品位的铁矿粉也要求运至昊丰伟业的选矿厂精选。“乙方不得将所采铁矿石、矿粉(渣)以任何方式转移给甲方以外的第三方,必须全部交给甲方”。

昊丰伟业以“收购”的方式获得乙方挖掘的铁矿石,具体价格临时商定。双方不顾采矿证的年限限制,自行约定合同长期有效:“直到矿区范围内的铁矿石采完为止。”

昊丰伟业还分别与王国忠和杜永忠就麦垛山区域的不同采矿点,签订了相似的《矿点矿渣、粉销售及矿坑恢复治理协议》。协议中昊丰伟业不但不给乙方治理费用,还要求和承包人分享矿渣、粉的销售利润,令其将费用“缴入甲方公司财务”。

承包采矿权的乙方靠什么获利?合同中默许承包方在缴纳“恢复保证金”15万元后可继续采矿。

合同显示,昊丰伟业把恢复治理的责任推给了承包方:要求其“严格按照《矿山地质环境保护与恢复治理方案》施工、回采、回填和边坡修复,满足相关部门验收要求。”

吴占伟则通过与合伙人杜永忠签协议的方式,间接参与到矿产开采生意中。

记者调查发现,虽然有采矿证作掩护,但相关企业和个人仍涉嫌越界盗采和过量开采。

记者与一家测绘公司一起对照壁山上的7个采矿点进行了选址测量,勘测定界技术报告显示,“开挖块区与原坐标区域严重不相符”“现开挖面积离原矿区坐标点距离为540米。”这说明,采矿许可证所示范围,并不在照壁山。自然资源部全国矿业权人勘查开采信息公示系统中的地图,也证实了采矿许可证的范围不在照壁山,而是附近。因此有群众称“宁钢集团留着自己的矿,挖着国家的矿。”

据知情人揭露,曹广江实际控制的华隆公司虽然只拥有内蒙古境内一处铁矿的探矿权,但在2013年左右,曾有人在那里把守挖掘铁矿,挖出的上百万吨铁矿不知运往何处。

昊丰伟业在中卫北山有两个铁矿开采许可证,一个年开采规模为2万吨,一个为6万吨,年开采规模合计为8万吨。两证设立时总储量只有48.5万吨,但多年来的开采总量却大得惊人。

一测绘公司现场测量后,分别给出了麦垛山、照壁山两区域铁矿被挖走的采矿土方量,这两个地方的总和约为680万立方米。当地一位业内人士给记者推算,这680万立方米矿土含铁矿石约为1000万吨。这些量如果严格按采矿许可证限定每年只可挖8万吨,需要挖约120多年。记者了解到,昊丰伟业在中卫北山有两个铁矿开采许可证,都是在2009年通过拍卖取得,至今只有11年时间。

一位知情行业管理人士认为,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含铁量高的铁矿石还是含铁量很低的铁矿粉,都被拉走了。即使含铁量很低的铁矿土,也是很好的建材原料。

宁钢集团宣称,现有铁矿石贮藏量达1.5亿吨,建设有3个选矿厂,年生产铁精粉能力为60万吨。而据专业人士根据金属平衡理论测算,出一吨铁精粉,需要品位35%的铁矿石原矿1.83吨。

此外,该测绘公司现场测量显示,内蒙古道玉济敖包铁矿被挖走的采矿土方量约500万立方米。昊丰伟业关联方华隆公司只拥有道玉济敖包铁矿的探矿权,并无采矿权证,按照规定,只有探矿权不得开采。

3

记者调查了解到,为躲避执法检查,盗采者在中卫北山自行组织了一支由多人组成的矿山执法队伍,他们自称为“矿山安全监督员”,包括范某华和李某红等人。这些人有权进入矿点对承包人的行为进行检查,遇到可疑人物,将被这些人“执法”。

有关企业是否对矿山进行复垦?昊丰伟业做了两个矿区的矿山地质环境保护与土地复垦《方案》。可有业内人士指出,根据2014年出台的《矿产资源开采登记管理办法》,编制土地复垦方案是申请采矿权或延续采矿权的前置要件,昊丰伟业这个复垦方案,就是为延续采矿证而做,并非真的要保护矿山和土地复垦。果然,清晰表明要继续开采北山铁矿的《方案》,也顺利通过了中卫市自然资源局组织的“专家评审”。

中卫北山的铁矿涉嫌被过量、界外盗采甚至无证开采,当地政府监管部门是否知晓?

中卫市自然资源局副局长祁少波表示:中卫市北山有四个铁矿采矿区,对于照壁山区域的一采区,从2009年设矿到现在就没开采过,2019年,一采区被划在铜矿文物遗址保护区内,铁矿也就关闭了,二三采区,因为中卫工业园区扩建占用了矿区,所以从2013年到现在也没采。

祁少波补充说:麦垛山区域的第四采区有10个采矿点,2019年发现其中一个采矿点发生了越界开采,当时对昊丰伟业罚款5万元,责令其恢复治理;目前第四采区属于“正常开采”,另外他们也接到了群众举报,将会同上级部门联合调查。

中卫市自然资源局局长姜守清曾在2020年11月对记者介绍:因中卫要建设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先行市,已争取资金对遗弃矿山进行修复,过去的一些废弃矿山已经全部关闭,“现在矿山没开,也不存在盗采”。

宁钢集团董事长曹广江对记者回应称:集团有中卫市北山铁矿采矿权,但至少六七年没采了,也未承包给别人;至于内蒙古自治区界内的铁矿,“证是从别人手里买过来的,被挖走的铁矿也是此前别人采的”,他记不清是探矿证,还是采矿证。

2021年1月,在宁夏中卫采挖铁矿的行为延伸到了内蒙古自治区。在内蒙古阿拉善盟腾格里经济技术开发区额里斯镇,多年前遭受盗采的痕迹还清晰可见。此次有人指挥着多台挖掘机和铲车在挖掘铁矿。采挖使原来的矿坑增大,平整的沙丘再次遭到“开膛破肚”。天眼查和全国矿业权勘查开采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这里仅有探矿权。

记者发现,这次跨省(自治区)挖掘铁矿依然是打着“治理”的旗号。早在2020年10月,华隆矿产就给阿拉善盟腾格里经济技术开发区自然资源局递交了《关于对腾格里道玉济敖包铁矿详查探矿权遗留地质环境问题进行治理的请示》。在一份华隆矿产给特莫乌拉嗄查委员会的请示上,有负责人不具名批示“同意复坑,不得破坏周边植被”。

令人意外的是,超挖甚至是盗采情况下,昊丰伟业的采矿许可证还是再次得以延续。《经济参考报》记者发现,昊丰伟业在自然资源部全国矿业权人勘查开采信息公示系统中的信息在2021年1月得以更新,本来在2019年12月就到期的中卫北山1-3区块采矿许可证,有效期变成了2021年12月。

更多新闻

“嘀嗒嗒嗒嗒”

真是没想到啊!

来源:经济参考报(ID:jjckb-wx)

记者:程子龙 银川报道

视频编辑:王毅卉